AAAdastin0619

有啥磕啥

错位

练手短文,CP无差

一、

范丞丞换上一身白色大褂,套上工作牌,经过值班台的时候顺手带走了朱正廷放在那里的记录表。
 
值夜班的护士见到是他来查房,一个个都如释重负般的松了口气,虽然平时也有这样的情况,可今天连护士长陈姐都露出这样的表情,这不由得让范丞丞有些疑惑。
 
“陈姐。”
 
范丞丞拿着笔在记录表上填写了日期与时间,被他喊到名字停下脚步的陈姐正伸着懒腰,揉捏着自己早已酸涩不已的肩膀与腰部,“什么事啊?”
 
记录好了时间,范丞丞收起笔抬起头,头朝着他即将要去查看的房间点了几下,“什么情况啊这是,你们都这么身心俱疲的样子。”
 
听到范丞丞问这个问题,陈姐急忙摇了摇头,她冲着范丞丞比了个‘嘘’的手势,又看了看302那个房间,确认房间的门是紧紧关着的,她才凑到范丞丞的耳边小声的嘀咕了句,“别问了,你去看看就知道了。”
 
语音刚落,去换衣间已经换好衣服的小护士喊着陈姐的名字,陈姐‘哎’了一声,对着那位小护士招了招手,“我马上就来!”
 
跟小护士打完了招呼,陈姐眼神中满是怜悯的拍了拍范丞丞的肩膀,“任重道远,且行且珍惜吧。”
 
范丞丞:……???
 
怎么查个房搞得跟临终送别似的,范丞丞对着远去的陈姐的背影摇了摇头,女人的心思你别猜,猜了也猜不中。
 
他转过身,到前台处的签到表找着自己的名字,找到后便在后面打了个勾,又翻阅起今天白天房间使用情况的记录表。
 
陈姐刚刚说的302房间的患者是个刚满十六岁的小男孩,名字叫黄明昊,十六岁的孩子正值青春叛逆期,或许是因为这样的缘故才让陈姐带的那么心累吧。
 
范丞丞在心里给这个孩子打上了标签,他也不急,看完使用记录后就带着记录表去查房。
 
一间一间查去,患者倒都挺配合的,直到最后的302室,范丞丞的手覆在门把上停留了一会,他想了想,觉得自己好像也不太会和青春期的孩子打交道,等会儿发生什么还真没有经验处理。
 
范丞丞忧心忡忡的推开门,房间里的人正半躺在床边,拿着把锋利的小刀削着苹果皮。
 
 男孩见推门而入的是位从未见过的医生,他勾起唇角,将手中刚削好皮的苹果递到范丞丞的面前,“你要尝尝吗?”
 
似乎和想象中的不太一样?
 
范丞丞心里偷偷打量着这个叫黄明昊的孩子,无论自己问什么问题,对方都十分配合,包括语气也是十分的温柔,那陈姐他们那么心累是怎么回事?
 
搞不懂,范丞丞想的头都大了也想不明白这其中的缘由,他只能随遇而安,见招拆招。
 
“医生,您检查完了吗?”
 
范丞丞问了几个问题过后,男孩的脸上露出有些困乏的神色,他带着歉意的开了口,伸出手捏着被子盖住自己的身体,头枕在枕头上,对着范丞丞摆了摆手,“我可以休息了吗?”
 
“当然可以。”
 
范丞丞点了点头,这个男孩的反应出乎意料的乖巧,他在脑海中排练了成千上百次的应付计谋,到头来结果一个也没用上。
 
他退出房间外带上了门,手里还拿着男孩刚刚削好递给他的苹果,范丞丞举起那个苹果凑到鼻子边仔细嗅了嗅,
 
奇怪,怎么有种铁锈的味道?
 
他疑惑的握着那个苹果走向下一个查房的房间。
 
范丞丞不知道的是,302房门内,放在床头柜水果旁的那把小刀正被少年人握在手中,那把刀上沾染了少许暗红色的液体,在昏暗的房间内蔓延到了地上。
 
妖冶而又静谧。

二、

“又辛苦范医生了。”

坐在病床上的人乖乖的伸出手,任由针头刺进他的肌肤内抽着血。

黄明昊笑得眉眼弯弯,范丞丞心里却不是滋味,他艰难的开着口,告知对方并不算好的消息,“你的病情……”

“没有好转是吗?”,范丞丞还没有说完,黄明昊便顺着他的话说了下去,范丞丞见他已经知晓了,只好点了点头,“没错。”

黄明昊低下头笑了笑,“没事的范医生,我已经习惯了。”

少年说的越是轻巧,范丞丞的心里就越不是滋味。他看着黄明昊十分礼貌的和每一位医护人员问好,心里就像被把钝了的锯子来回的凌迟着一般。

“不过我会尽力的”,范丞丞又在后面加了一句,“一定会治好你的。”

听到这话,黄明昊脸上的笑容逐渐僵硬起来,他看了看范丞丞,对方说这话时的语气和握起来的拳头,似乎都在宣告着他的决心。

只可惜啊,黄明昊偏过头,看向窗外,其实他的房间位置并不算好,即看不到树木也看不到人群,只能看到一片荒芜的草地。

“之前的医生也是这么跟我讲的。”

房间里顿时陷入了沉默,只剩两个人的呼吸声,扑通扑通的。

最后还是范丞丞率先打破了沉默,他将黄明昊刚刚说的那句话抛到了脑后,顺着对方的视线跟着看向了窗外,可是他探出头左看看右看看,也看不出黄明昊到底在看什么。

“你在看什么啊?”,范丞丞还在挣扎的寻找着窗外到底有什么可看。

他的手撑在窗户边,整个人也都朝着窗户的方向,从黄明昊这个角度看去,他只能看到范丞丞的侧颜。

“没看什么”,黄明昊看着因为这句话而扭过头来望向他的范丞丞,对方的眼里满是疑惑,眉头也不自觉的蹙了起来,黄明昊突然不自觉的闪避了范丞丞的眼神,

“我什么也没看。”

“也没什么好看的。”

三、

医院的中央有个水池,池子边上种了一排梧桐树。

天气正好,阳光透过树叶投下一片深浅斑杂的亮光来,范丞丞已经连着加了三天的班,他刚从上一台手术下来,稍作休息后便又要赶往下一台手术去。

实在是太累了。范丞丞站在梧桐树下活动着筋骨,四肢都酸涩的要命,他正揉捏肩膀的时候,身后突然传来了熟悉的声音,

“范医生?”

范丞丞转过身望去,是302房间的黄明昊,对方最近的诊治虽然一直显示病症有所好转,但那略显苍白的脸配上身上那套松松垮垮的病号服,显的对方更加的虚弱起来。

范丞丞见他手里拿着袋面包和牛奶,心里就知道这孩子准备就这么打发午餐时光,他不悦的皱起眉头,“中午怎么就吃这个?”

“你说这个啊?”,黄明昊丝毫没在意范丞丞话里隐藏着的情绪,他举起手中的面包和牛奶晃了晃,塑料包装之间的摩擦声咯吱咯吱的,有些刺耳,“别的也没什么想吃的。”,说完黄明昊挠了挠头发,脸上尽是痛苦的神色。

看样子是深思熟虑后的结果,范丞丞也不好说什么,但说到底黄明昊还只是个才刚满十六岁的孩子,范丞丞想了想,掏出手机给他点了个玉米排骨汤的外卖。

黄明昊在住院期间,他的父母只来过一次,除了留下一笔让黄明昊住一辈子医院也用不完的医药费外,再没有什么别的叮嘱。范丞丞不懂这些有钱人家的生活是什么样子,他只知道黄明昊看起来很孤独。

虽然此刻黄明昊正仰着头,朝着他露出笑容,那双好看的眼睛里像是盛满了万千星辰,亮晶晶的。

“我还有个手术,你别乱跑,到时候着凉了就麻烦了。”

范丞丞临走之前还仔细的叮嘱了一番,黄明昊听得耳茧都要冒了出来,他伸出手覆在范丞丞的后背,嘴里一边喊着我知道了,一边推着范丞丞朝着手术室的方向走去,“范医生你可快去手术吧,要是因为我错过了手术时间,我岂不是要成为罪人了?”

黄明昊的声音中带了几分戏谑味道,范丞丞想了想觉得有道理,他最后一次试探的问道黄明昊真的会很快回去吗?在得到对方肯定的答复后,他才踏步走上电梯,摁了手术室那一层楼的按钮。

黄明昊在电梯外笑着和他挥别,直等电梯门彻底的合上,他收起笑容,幽幽地叹了口气。

“真是可惜”

黄明昊将手中拿着的面包和牛奶扔到了电梯外的垃圾桶内,

“我不配拥有这种关心。”

四、

难得的一次聚会。

范丞丞被人劝了几杯酒,虽然不多,但酒精度数不低,辛辣的烈酒滚入喉咙一路涌向胃部,灼的人难以忍受。

他伸出手捂着自己的胃,那里的不适感已经叫嚣着快要爆发。

“小丞,你没事吧?”

以过敏为缘由滴酒未沾的陈姐坐到了范丞丞的身边,范丞丞捂着肚子没有回答,陈姐心里便暗道不好,她带着歉意和其余的人说道有机会下次再陪着他们一起喝。

说完这些客套话后,她扶着范丞丞的手搭在自己的肩膀上,出了酒吧包厢后回到自己的车上。

“不能喝干嘛还要喝,你又不是不知道,那群人就是疯子。”

陈姐长范丞丞几岁,此刻俨然已经将范丞丞当成了自家孩子数落起来,范丞丞强撑着露出笑容,虽然胃已经痛的他额头渗出了一层细细密密的汗珠,“这不是有陈姐在呢吗。”

“别别别”,陈姐拧开钥匙系好安全带,透过后视镜将车开出来后送了个白眼给范丞丞,“送你回住处还是先去医院抓点药?”

范丞丞想了想,“医院吧。”

陈姐一脚踩下油门,朝着医院的方向驶去。

时间已是半夜,路上没多少车辆出来晃悠,不到半个小时他们就到了医院。

陈姐解开安全带对范丞丞说道我帮你去拿药,范丞丞冲着她摆了摆手,“不用了陈姐,我自己去吧。”

陈姐明显对这话的可行度产生了疑惑。

范丞丞揉了揉腹部那个地方,刚开始那一阵子的火辣辣的痛楚已经过去了,现在好受了不少,再说他还有件事没去做。

范丞丞推开车门,径直的朝着电梯走去,陈姐在身后不悦的看着他的背影,“你又去找那个孩子?”

“是啊”,范丞丞掏出手机,上面果然有几十条未读信息,点开一看,黄明昊已经无聊到发表情包刷屏了。

其中有几张还是偷拍的他,上面配了一段文字,看起来真挺搞笑的。

范丞丞抱着手机低头傻笑,他越是这样,陈姐就越是担心,眼看着范丞丞走进电梯,她咬咬牙,还是叫住了他。

“范丞丞,不要和那个孩子有过多接触。”

范丞丞还没来得及问一句为什么,电梯的门就已经合上,他正想要给陈姐发微信,却发现对方已经发了条语音给他,

【他没有你看起来那么简单。】

笃定不疑的语气飘在静悄悄的电梯里,叫范丞丞点开语音的手僵在了原地。

因为透过那扇合起来的电梯门,他看到了站在他身后,正安静看着他的黄明昊。

【彦归正传】日常故事之周彦辰冲啊

超话搬到lofter,之后应该会随便瞎写一些他们的故事,随机上传 超话 OR lofter

朱正廷是被冻醒的。

他茫然的睁开眼睛,眼前是白花花的一片天花板,昨晚身体不太舒服,训练结束的早,回来抓了点药配着水一股脑的咽进喉咙里后就爬上床睡了,也没在意温度,现在醒来一看,不知谁调的十八度的空调呼呼作响,直吹得他头晕目眩,呼吸都有点不通畅起来。

身体本就难受,这时候还有人“咚咚咚”地敲着他们房间的门,朱正廷捏着被角将自己盖住,翻了个身,企图装作没有听见,可那个声音还在坚持不懈的响着。

“谁啊?”,朱正廷掀开被子跟闹脾气似的喊了一声,本以为这一声气势磅礴,肯定会吓敲门的人一跳,谁知脱口而出的声音沙哑而又无力,张牙舞爪的大灰狼瞬间变成了只楚楚可怜的小绵羊。

敲门的声音停顿了下,朱正廷有些疑惑,他强撑着从床上翻身爬了下来,找了一圈也没瞅见自己的拖鞋,只能就这么光着脚跑去开门。

还没等他走到门边,宿舍的门就被人从外面推了开来,满头脏辫的小脑袋探了进来,“正哥?”,小鬼看了看朱正廷又看了看他身后,“丞丞和Justin呢?”

在床上躺着的时候还没觉得有什么,刚一下床,整个人都软绵绵的,使不上力,虽然小鬼觉得朱正廷看上去精神有些不太好,可他觉得这种时候还是让彦辰哥来更加适合。于是滚到嘴边的“正哥你怎么了?”又被咽了回去,只扔下句干巴巴的“正哥,丞丞和Justin呢?”

朱正廷摇了摇头,虽然这一摇头更晕了,但他还是勉强着自己回答小鬼的问题,“醒来就不在房间里了,你找他们有事?”

“没事没事”,小鬼头摇得脏辫都要飞了起来,一边向朱正廷表达打扰到他的歉意一边往后退,想要溜走。

谁知才刚后退两步,他就撞到个人,扭头看去,是周彦辰。

好吧,他早该知道会是这样的结果的。

小鬼微笑着被周彦辰派去向工作人员们要些感冒消炎药这一伟大光荣的任务。

小鬼走了以后,门被轻轻的带上,见房间里只剩自己和周彦辰两人,朱正廷也不用强撑着,他朝着周彦辰勾了勾手指,等到对方走到自己身边时,双手勾住对方的脖子,整个人都黏在了周彦辰的身上,“我好难受啊……”

他说话的时候还带着鼻音,温度也是偏高,打在周彦辰的脸上热乎乎的,还带着些麻意。

“怎么这么不小心?”,周彦辰弯下腰来,将朱正廷整个人抱在怀中,走到床边后将人轻轻的放了下来,又找了其余床上的被子盖到他的身上,“还难受吗?”

朱正廷瘪着嘴,小声的嘀咕了声难受。

并不是在撒娇,而是真的难受。

自从参加偶像练习生以后,他就没有睡过一个好觉,因着乐华练习生还是队长的身份备受关注,也要承受比其他人更大的压力,他代表的不仅仅是个人,还有乐华,可不能给乐华丢面子。

周彦辰虽然不是队长,却也明白朱正廷的苦衷,比如每次都是练习室最晚一个回去休息,比如每天都是最早出门的那个,再比如他们都在吃饭朱正廷却还在训练室练习。

虽然努力了不一定能成功,但是要成功,就一定要比所有人更努力。

周彦辰伸出手覆在朱正廷的额头上,皮肤的温度确实略有些高,小鬼虽然平时很闹腾,可关键时刻还是挺靠谱的,没过多久就抱着一大堆药冲了进来。

周彦辰从中取了几样朱正廷现在所需要吃到的药,其余的让小鬼再退回给工作人员。

小鬼也不是没有眼力见的人,他在乐华队长的宿舍里就是个电灯泡,彦辰哥既然让他去做事,他就麻溜的溜出去就好了,谁知道刚一出门,就看到角落里两颗鬼鬼祟祟的小脑袋正探头看向他这个方向。

小鬼怀揣着药走了过去,仔细一看,那两颗小脑袋是范丞丞和Justin。

“你们……”,没有多余的手挠头,小鬼只能眨了眨眼睛,以表示自己的疑惑。

“嘘嘘嘘!”,Justin连忙拉过小鬼摁在自己和范丞丞的身体之间,“别出声!”

被捂着嘴巴的小鬼:???

范丞丞在旁边跟着点了点头,又看了看他们宿舍,“你说说你,不懂了吧,这时候怎么能去打扰他们俩呢。”

怀里还揣着药的小鬼:???

“怎么了?”,朱正廷见去关门的周彦辰停在门口,问出了声,因为刚刚又吃了些药,喉咙好受了一些,不过还是有些难受,周彦辰若有所思的看了眼角落里动来动去的三颗脑袋,转过头来,对着朱正廷摇了摇头,“没事,我这就来。”

语罢,他带上了门,隔绝了外面投来的视线。

“我出五十块,他们俩今天关系肯定有发展!”

Justin松开捂着小鬼嘴巴的手,从口袋里掏出张皱巴巴的五十块钱来,一旁的范丞丞不屑地切了一声,他掏出张红票子拍在Justin的那张五十块钱上面,“我出一百块!彦辰要是这都不行就白费我们特意去告诉他正廷哥感冒了好吗!”

一时之间这个角落里火药味十足,谁也不肯认输,范丞丞和Justin相持不下,忽地,他们两人将视线转到了小鬼的身上。

小鬼:……

小鬼:我出十包辣条,不要看不起我们果然!

【皇权富贵】奔流

一辆没什么技术含量的小三轮,激情速打,高举皇权富贵大旗